河北11选5

快捷搜索:  瑜伽  瑜伽动作  as  美女    桥式  交警   高温动作

瑜伽体式,有本质上的坏动作吗?

 
 
我们总是被有些教某些身体使用的方式本质上对身体不好。我们被告知这些动作将会造成损伤、「损耗」、或身体的失衡,最终将无可避免地导致疼痛与不适。一些常见的例子包括颈椎屈曲、腰椎屈曲、以及许多瑜伽顺位上的经典禁忌(例如做时,直接将脚踩在膝盖旁边)。

 
的确,这些观点确实有其道理,但它们也忽略了某些新兴人体科学所揭露的重要洞见。与其问是否某个动作本质上比较好、或比较坏,更细致而有益的问题是:「我们的组织是否禁得起特定动作所施予的负荷,并产生适应?」一但我们从这样的观点看待动作,将得出显而易见的结论── 没有本质上不好的动作。而是有些动作对身体施予负荷时,我们的组织无法立即产生适应。
 
的确,这些观点确实有其道理,但它们也忽略了某些新兴人体科学所揭露的重要洞见。
 
过时的疼痛模型
 
之所以说「坏动作」这样的思考方向是无益的,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这样的信念奠基在过时的疼痛运作机制模型。如果你读过我最近关于新疼痛科学的文章,会对于「疼痛与实际组织损伤之间的关联性相当薄弱」这样的事实相当熟悉。近来的研究不断显示,许多人身上有着实质的组织损伤,但并未出现相关疼痛;而相反地,许多经验慢性疼痛的患者身上检查不出任何相关组织损伤。除此之外,疼痛并非自身体周遭(例如源自受损组织)输入向大脑的讯号,而是来自大脑的输出,目的是提示我们采取适当的防护措施。
 
关于今天的「坏动作」主题,新兴疼痛科学还提供了许多思考空间,但基于时间考量,我将不再继续这个议题,而是鼓励你阅读原文 ──如果这概念对你来说比较陌生了话。
 
(身为瑜伽与动作的教学者,疼痛科学的典范转移既迷人又重要!)
 
我们的身体会如轮胎般磨损吗?
 
第二个对于「坏动作」的想法奠基于将身体视为类似车子、或机器般的模型。在这样的模型中,如果我们以不理想的方式移动或排列身体,久而久之身体的某些部位将会因微创伤的累绩而提前损耗。就好比汽车轮胎如果定位不佳,会因不均匀的磨损而需要提前换胎,身体的关节若排列或移动不佳(想想膝关节、髋关节及脊椎关节),也会因此而加速损耗。
 
这样的想法非常符合直觉,但忽略了车子与人体间有着重要的区别。与会随着时间而出现机械性磨损的车子或机械不同的是,身体是由活生生的生物组织所组成。这些组织根据所面临的需求,不断地交替与重塑。举例来说,我们知道透过健身房中的重量训练对肌肉与结缔组织施予负荷(load)时,它们会为了回应这些负荷而变得更强壮。换句话说,身体的组织会适应施加于其上的应力(stress)(这个过程被称为Davis' Law)
 
简讯颈与组织适应
 
虽然看起来违反直觉,同样的适应原则能应用在传统上被标签为坏动作的「简讯颈」。我们常被提醒说头的重量近乎保龄球,每当头前移一吋,颈部将额外负担会造成损伤的10磅重量,导致颈部无可避免的疼痛及失衡。(相信我,我过去也曾这么告诫学生们简讯颈的危险。)
 
但这样的告诫源自于将身体视为机器般的模型,如果并未适当排列,机器的许多部分将被磨损殆尽。然而相反地,我们身上充满生机的生物组织总是不断地适应所遭遇的负荷。因此,如果你稳定地将头稍稍往前移,那么颈部的肌肉、筋膜与结缔组织将自然地产生适应,变得更强壮,更有能力承担负荷。
 
但这样的告诫源自于将身体视为机器般的模型,如果并未适当排列,机器的许多部分将被磨损殆尽。
 
的确,在任何姿势下长时间的维持是会造成问题的,不论是简讯颈或其它姿势。但单纯地向前屈曲颈部、往下看,是身体与生俱来的自然动作。出于善意对于简讯颈的告诫实际上缺乏科学根据,反倒会引发对于这个动作不必要的恐惧与忧虑──令人感到讽刺的是,这些情绪反倒会导致疼痛!
 
树式中的「不良顺位」
 
瑜伽的顺位法则,是另一个深受「坏动作」信念所影响的范畴。一个经典的例子是,几乎每位瑜伽学生都曾被叮咛过,做树式(Vrksasana)时永远别将脚踩在膝盖旁。这个顺位法则的理由是,足部自侧边所施加的力量会损伤膝关节。因此我们被教导说要嘛将脚踩在膝关节的上方(大腿),要嘛放在下方(小腿)。
 
这样顺位禁忌相当符合直觉,但让我们用生物力学的透镜进一步检视这个说法。首先,如上述所讨论,身体的组织会适应施加于其上的负荷。因此理论上,如果某个人够频繁地将脚放在膝盖上,那么膝盖的组织将能适应所施加的负荷,变得更强壮。
 
除此之外,瑜伽老师们通常会引导学生在树式中,让站立腿与弯曲腿主动互推。如果以这种方式练习,这个行动(action)实际上能为站立腿的膝关节创造稳定度,这样的稳定??度应能抵抗任何来自弯曲腿所施加的压力。
 
最后,练习树式时,可以让弯曲腿主动地悬在空中,而非被动地靠在站立腿上。(想像在不用手帮忙的前提下,将腿抬起、转动、放在另一只腿上,并靠弯曲腿自身的力量维持在这个位置。)在这个情境下,弯曲腿实际上并未对站立腿的膝关节施加任何压力。
 
经过更仔细的考量,不难发现在常见的树式教学中,将脚踩在膝盖旁视为本质上的「不良顺位」这样的信念值得存疑,且未必适用在绝大多数的人身上。
 
头倒立(SIRSASANA)
 
另一个瑜伽社群中充满争议性的体位法是头倒立(Sirsasana),许多很优秀、出于善意的瑜伽老师们相信永远不该练习这个动作,因为我们颈椎并非被设计来以这种方式乘载全身的重量。
 
另一个瑜伽社群中充满争议性的体位法是头倒立(Sirsasana)
 
的确,绝大多数西方人的身体无法适应头倒立施加在颈椎上的压力。(这也是为何在团体课中教授完整的头倒立是绝不被建议的!)
 
但若我们将头倒立视为一种将特定负荷施加在身体上的动作,并认知到身体组织会适应施加在其上的负荷,那么我们便能了解,如果有人能聪明、并随着时间渐进地对颈椎施加负荷(这过程得非常缓慢,且需要许多时间!),那么他们的身体将有可能适应头倒立所施加的负荷。对这样的身体来说,Sirsasana将是安全的练习。因此,说头倒立本质上是个坏动作是个过度简化的陈述。比较精确的说法是,它是一个绝大多数人的身体无法立即产生适应的动作──但这是可以透过时间训练的!
 
结论
 
当我们开始以「负荷」,而非本质上的「好」或「坏」来思考动作时,将能以更细腻的观点看待身体。没错,任何负荷过高的动作都有可能使我们受伤,但频繁、规律的低负荷摆位(position)不大可能是造成身体损伤或疼痛的元凶,因为身体的组织会透过适应来回应这些负荷。这些理解让我们远离过去「将身体视为本质上易因不当外力而损伤的脆弱结构」这样的观点,取而代之的,是将身体视为强壮、有恢复力、有适应力的有机组织──事实也是如此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河北11选5感兴趣: